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視力?;ぃ?img onClick="ChangeColor('#f8f5b0')" border="0" width="13" height="13" alt="" src="/picture/0/1403201050135226722.jpg" />
火電:篳路藍縷 久久為功
來源:中國能源報    日期:2019-09-26    訪問次數:    字號:[ ]

  數說:
  1949年,我國火電裝機僅有169萬千瓦,火電年發電量也僅有36億千瓦時。截至2018年底,我國火電裝機已達11.4億千瓦,火電年發電量也躍升至49794.7億千瓦時。
  從新中國成立的百廢待興,到改革開放快速發展,再到如今對高質量發展的追求,火電,作為我國裝機容量最多、發電量最大的電源種類,持續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提供著堅強支撐。
  規模增長,支撐國民經濟
  1949年,新中國成立,百廢待興。彼時,我國火電裝機僅有169萬千瓦,占到國內電力總裝機的91.2%,火電年發電量也僅有36億千瓦時。從發電到輸電,從設備制造到運行維護,都是千瘡百孔的“爛攤子”。
  電力工業作為重要基礎設施之一,對推動工業化意義非凡。1953年,我國啟動“一五”計劃,力爭在5年內新增發電容量205萬千瓦,開啟了我國電力工業規?;⒄怪?。在西安、重慶、太原、鄭州……一座座重建、新建的火電廠投入運行,“一五”計劃讓如同廢墟的舊電力工業開始煥發生機。
  到改革開放初期,我國火電裝機容量已增長至3984萬千瓦,但我國仍未擺脫電力、電量短缺的狀態,人均裝機容量和人均發電量還不足0.06千瓦和270千瓦時。電源規模也成為制約國民經濟發展的瓶頸。為了讓電力工業規??燜俜⒄?,滿足各地經濟建設需要,“六五”規劃提出,要在煤炭資源豐富地區建設火電廠,形成火電基地,在煤炭不足、用電負荷較大的地區根據運輸條件建設火電廠。1985年,國務院出臺了《關于鼓勵集資辦電和實行多種電價的暫行規定》,鼓勵電力生產的多元化投資,中央政府逐步放松了對電源建設的監管,與地方政府共同管理。
  此后,火電進入快速發展階段。2011年,我國發電裝機容量與發電量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電力大國;2015年,我國人均發電裝機容量歷史性突破1千瓦;截至2018年底,我國火電裝機已達11.4億千瓦,比1949年增長了675.7倍,火電年發電量也由新中國成立之初的36億千瓦時躍升至2018年的49794.7億千瓦時。
  技術進步,躋身世界一流
  我國電力工業快速發展離不開電力科技實力的不斷進步與提升。
  曾幾何時,我國的電力供應依賴“洋機組”,設備結構、性能和參數都掌握在國外技術人員手中,一般工人連動手檢修的資格都沒有。新中國成立后,技術骨干帶頭,摸索、嘗試、創造,一個個技術瓶頸被電力工人們攻破。1956年,首臺國產6000千瓦火電機組在淮南電廠投運,標志著我國電力工業的新起點:有了自己的設計施工隊伍,有了掌握技術工藝的人才,我國終于可以自己制造火電設備,為日后我國火電行業的快速發展奠定了基礎。
  也正是這臺6000千瓦機組,開啟了我國火電向大容量、高參數邁進的征程:2.5萬千瓦、10萬千瓦、20萬千瓦,高壓、超高壓、亞臨界……1988年,首臺國產60萬千瓦亞臨界火電機組在安徽平圩電廠并網發電;2006年,華能玉環電廠投產了首臺國產100萬千瓦超超臨界機組;2015年,華能安源電廠、國電泰州電廠先后投產66萬千瓦、100萬千瓦二次再熱超超臨界機組,機組性能持續提升;到2017年,我國百萬千瓦等級火電機組已達103臺。
  高參數、大容量是提高火電機組能源轉換效率最主要的措施。1949年,我國火電機組發一度電要消耗1000克標準煤,1978年供電煤耗下降到了471克/千瓦時,而截至2018年,我國6000千瓦及以上電廠供電標準煤耗已低至308克/千瓦時。
  70年來,我國火電技術與建設能力實現了從追趕到領跑,多項自主關鍵技術躍居國際領先水平,成為經濟社會邁入高質量發展新時代的堅強保障。
  角色轉變,護航高質量發展
  豐富的煤炭資源,使得火力發電自我國電力工業誕生之初便承擔著主要的電力生產責任。而隨著發電、電網技術的進步,以及社會對于環境生態更高水平的追求,燃煤發電之外的“綠色能源”電力開始在我國電力工業體系中占據一席之地。
  不燒煤、不冒煙,越來越多的風機葉片和光伏板開始將清潔電力送上電網,給傳統火電廠提出了新的考驗:消耗煤炭的“底色”,讓火電行業天然地與“污染”聯系在一起,環保治理成為火電行業轉型過程中繞不開的關鍵一環。
  2004年,國家發改委出臺環保電價政策,以電價補貼方式激勵火電廠進行脫硫改造,此后逐漸擴大范圍,將脫硝、除塵等減排措施陸續納入電價政策當中。2015年12月,《全面實施燃煤電廠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工作方案》出爐,要求到2020 年,全國所有具備改造條件的燃煤電廠力爭實現超低排放(即在基準氧含量6%條件下,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濃度分別不高于10、35、50 毫克/立方米)。這一排放標準比當年號稱火電史上最嚴的“30、100、100”更為嚴苛,而截至2018年底,已達到超低排放限值的煤電機組約8.1億千瓦,約占全國煤電總裝機容量的80%。
  “打鐵還需自身硬”?;鸕縲幸燈窘韙咝?、低排放、可調節的優勢,目前仍然是我國發電行業的中堅力量:配合出力不穩定的風、光電,調節火電機組處理水平,平抑電網波動;夏季用電高峰期馬力全開,最大限度保障社會用電需求;用供熱管網將電廠與城市緊密連接,在冬日里為千家萬戶送去溫暖……
  過去的70年,火電行業與共和國一路走來,篳路藍縷,久久為功。未來,火電行業仍會肩負新時達的新使命,將我國豐富的煤炭資源轉化為安全、穩定、高效、清潔的電力,為社會經濟注入活力,為實現產業結構轉型保駕護航,繼續譜寫電力工業高質量發展的新篇章。

打印】 【赫罗纳市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